《沉默》观后感

| cwl

上帝不可能给人间的问题一个答复的。上主也不可能解决人间的问题、救人于水火的。我们相信上帝,也不是为了在世间活的更好,尽管活的更平安有爱是个幸福美梦的副产品。

我们学习奇迹或者信教,就是活在灵性的圆满、纯洁、爱中,并驱使身体按照灵性的这个逻辑去活。即使在所谓的“教难”、灾害、罪恶面前,即使耶稣在我们面前被绑上十字架,我们内在的圆满、纯洁、爱都不会少一分。

如果我们感受的到内在的圆满、纯洁、爱,如果他们时时刻刻在心中,我们怎么可能看到上主的沉默,我们怎么会不能感受到上主的临在。不是上主是否沉默,不是上主是否在,是我们是否在他创造的感觉里,我们是否让恐惧代替了爱,我们是否让质疑代替了忠信。

况且,教难、罪恶,这些东西本来就是二元论的东西,本来就是评判和攻击的价值观。面对这些内在的信念,我们选择站在一方反对另外一方,这根本也不是耶稣的教导,肯恩在《亲子关系》中好像提到一个医院医生的案例,说的就是这个意思。所以,我的理解,不存在用上主是否扬善除恶来评估上主是否在或者是否公义。我们也不必用这些标准来评判上主的好坏来决定我们是否需要相信他。

学习奇迹,最重要的是获得灵性的圆满、纯洁和爱,但是一般的受众就会像电影里的基督徒一样的为了解决人间的问题,甚至让耶稣消除我们的痛苦(肯恩在终结对爱的抗拒中有有这个问题的专题分析),这也无可非议。每一个人都在他的层次和阶段,正文说,上主之师要在弟兄能懂的层次和他交流。也不需要因为信徒和弟兄的不究竟而放弃或者不教导,尊重弟兄、相信弟兄,基本的前提是我内心中灵性的圆满、纯洁和爱,如果我内心中都是这些东西所充满,我怎么可能看到的弟兄不也是这样。